31

转眼之间,已经31岁了。

还记得自己在大学的时候,过的很是浑浑噩噩,跟小时候自己理想中的大学生模样相去甚远;

就像自己的31岁的时候,过的同样模模糊糊,与小时候梦想中的那个自己也同样想去甚远。

曾经无数个时候看着大街上的30岁、40岁甚至50岁的人面无表情走过,那个时候内心看不上甚至鄙夷他们怎么把自己过成这样一个状态:人生没有了方向,脚步没有了风声,双眼没有光彩。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混成这样的,因为那个年龄对自己来说是那样的远,那样的高,就像天上远去的云彩一样,而自己那个时候是那样的年轻,所以仿佛有了无限的力量,无限的力量给了人无限的想象力,而无限的想象力似乎也给了人无限的信心:大学必是清...

/ 抄诗

一个新的开始

1

白头之约 红叶之盟

 
    三十年前———我已开始影响这个家庭,尊敬的他们以宗祠祖训的古老传承来期盼和张罗关于我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很有可能不会真的光宗耀祖,不过至少与我来说,多了两个从未相见的至亲。
      不太想用过于沉重的字眼来讲这个故事,这样的家庭故事,似乎到现在也不算奇谈,尽管我每次都能从她忍不住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她的悲伤,可不想提及的原因更有可能是因为我的自私,因为我根本无法承受这个故事。每次相聚,我仍会有时用封建来反驳他们的某些行为方式,可这件事情我却从不敢提,它关乎我的性命。二十几年以来,我没有什么光辉历程,...

... ...

 ……

             
            人总是要做梦的,人总是爱做梦的。
        想着在冬日午后的阳台上,白色轻薄的窗纱随风慢慢的舞着,不时从你的手臂上拂过,在这刹那,你瞥见窗外的柳树间不时有些鸟儿飞过,慢慢的追逐彼此,直至消失在蓝色的天际。远处的湖面不时有些小船划过,还有孩子的嬉闹声悠悠传来... ...回过神,端起矮凳上的绿茶,吹散滚烫的热气,轻轻小茗一口,继续刚才那《读者》中的故...

路上


   磨叽的人啊,他总是在磨叽的......  (这个故事又要以“记不得”开始了。呵呵)
   记不得具体是哪天想骑车的,并且夸下海口“一定要骑到拉萨”,记不得又是从哪天开始说骑到拉萨也不行,要骑就要骑到加德满都(尼泊尔首都),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灵光乍现的念头就那样慢慢变质成为了一个这辈子必须要做的事情之一,变成了堪比吃饭睡觉一样的事情,这个念头就像酿陈年老酒一样发酵着,终于有一天他变了味道,尽管你不知道你打开之后他是变臭成为一个笑话,还是真的能一饱芳香。
   说句实话,我对我想...

雨夜小侃

    人在出生的那一刻就走进了一个拍卖场————关乎所有。

    无意识的第一声啼哭就是关乎你的一个开始,开始的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可是却已经在失去了,无可更改的失去————时间。

    我们喊出了不同的价码去收买着不同的经历————关乎所有:亲情、友情、爱情;开心、忧伤、痛苦、失落、后悔等等,可恨的是,你哪怕在选择,你同意需要付出代价,这也许就是时间的可怕之处吧,她就像水一样从你的指尖溜走。

  就这样,时间在我们身上了无声息的消逝着,换来给我们的是各种各样的感情、成就亦或是一些经历,总之,人就这样一直不停的...

屋后的那点阳光

         午后,带上刚泡好的花茶,向着屋后的公园树林中走去。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午饭后的这个时间都会带上花茶到这个小公园里去走走,晒晒太阳,吹吹风,看看行人,然后再去胡思乱想一番,结果回归到走出时候的心情走回到电脑前面。

    今天太阳真的是很好,应该是冬天的每一次太阳都是完美的,就像春天一样,晒在你的脸上,只会感觉暖暖的,如果你这个时候能够眯着眼躺在窗户边太阳里,要不了一会儿,你的双眼就会迷离,全身会被这冬日的阳光给彻底解放,此时...

1 2 3

© 木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