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之约 红叶之盟

 
    三十年前———我已开始影响这个家庭,尊敬的他们以宗祠祖训的古老传承来期盼和张罗关于我的故事,虽然这个故事很有可能不会真的光宗耀祖,不过至少与我来说,多了两个从未相见的至亲。
      不太想用过于沉重的字眼来讲这个故事,这样的家庭故事,似乎到现在也不算奇谈,尽管我每次都能从她忍不住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她的悲伤,可不想提及的原因更有可能是因为我的自私,因为我根本无法承受这个故事。每次相聚,我仍会有时用封建来反驳他们的某些行为方式,可这件事情我却从不敢提,它关乎我的性命。二十几年以来,我没有什么光辉历程,也制造不出什么让人传道的话题,包括学习、工作哪怕是生活,现在的我仍旧是那个模样,喜喜怒怒,傻傻呆呆,没做过什么特立独行的事情,不过好像他们从未要求我独特,他们要的是跟所有人一样就好,我却也难以做到。
      二十年前,好远的时间,那个时候的记忆好像为零吧,无力去回想,就好像浓雾之下回头去看,模糊的让人害怕。所以我接下来讲的故事也许并不是94年发生的,管他呢,如果用“20年前”来开头,也就无所谓了。
      GS县第二希望小学,这个应该是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的,因为我是第一届学生,又带有“希望”二字,总免不了有各个不同的领导过来“关心”我们,列队欢迎总是免不了的,这个中国式特色课程直到大学才有所减少。那个时候的我不算是好孩子,学习很差,直到四五年级才有所好转,那些年,家里人的最大骄傲就是我姐姐了,她学习没下过前三,家里土墙上贴的都是她的奖状,这多少还是给我带来些困扰,因为没有一张是我的。后来姐姐做了一个关乎她人生转折的决定,那时候生活学习的条件太苦了,她是这么跟我们聊到,不过我想那时候如果没有我的话,条件也许会好的,应该是这样吧。这是我记得关于我们俩的第二个比较清晰的大事件,第一个是我被人揍了,她替我报仇,还额头受伤了,虽然她也揍我。后来的后来,故事的故事,我们俩就这样慢慢长大了,在打架斗嘴中慢慢长大,直到现在,直到以后。
      十年前,应该是我上大学的一年,可惜在这之前我早已心灰意冷,高中的课程基本没有学习,你可以猜情犊初开,放纵堕落还是少不更事等等吧,总之我有了复读,有了我的真正的高中生活——GS县第一高级中学。这段记忆其实很短,短到其实它根本配不上时间的长度,有关于许多人,许多事,还有我自己的,人在挫败与沉渊之后往往带来的就是一段自我的思考与小小的顿悟吧。这段记忆是美好的,有无话不谈的朋友,也有一些蜜枣似的记忆吧(你懂的),还有关于自己努力的记忆,总之,青春总是美好的。

      五年前,这应该是一个开始,可能很快它将有个结束,因为那个时候晓认识了我,她说大二之前根本不认识我,尽管我们班总共不过二十人。我不能说历经艰辛,可却终获老天眷顾,让她认识了我,并愿意多看我一眼。五年的恋爱时间,长吗?我们觉得不长,也许谈一辈子也挺好,我们还有太多的未了解,太多的路要走。
      一年前,也是在这个时候,晓决定和我一起去西藏,在这段云上的梦境里,我们一起行走了许久许久......
      我们本不想轻易相约白头,我们总想,我们总说:还未到那个时刻,再等等。可是现在看来,也许是我们成长的太慢,太慢。因为我们的这片纸质约定就像三十年前一直到一年前一样,总有那么多人的期盼以及张罗,不只是我的三十年,也有晓的二十几年。
      我们虽是这个约定的主角,可是少不了这三十年中的你们,所有三十年来一路相遇的兄弟姐妹朋友,谢谢了!无意电话叨扰,只要你偶然看到,便好。
    
      晓想五年半的相恋将于阳历:2014/05/01结束,并正式结婚。
      无须祝福,我们早已收到!
   


                                                                       同想  敬
                                                                      2014/04/19 
.............................................................................................................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民国时结婚证;谨以此同祝5.1共举大事的放、攀、还有朋友梅子的妹妹婚姻幸福











评论

© 木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