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要做梦的,人总是爱做梦的。
        想着在冬日午后的阳台上,白色轻薄的窗纱随风慢慢的舞着,不时从你的手臂上拂过,在这刹那,你瞥见窗外的柳树间不时有些鸟儿飞过,慢慢的追逐彼此,直至消失在蓝色的天际。远处的湖面不时有些小船划过,还有孩子的嬉闹声悠悠传来... ...回过神,端起矮凳上的绿茶,吹散滚烫的热气,轻轻小茗一口,继续刚才那《读者》中的故事,摩挲这淡黄的纸质,总是惬意非常的。也许这个时候,她慢慢的从后面抱着你: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呢?虽然这个拥抱是那样的了无声息,但是你却像早已等待多时一样温顺的从她的指尖慢慢的滑入她的怀中,一切都是那样的自然,自然到你一句话都不会说,而她似乎也并不需要答案,静静的走到一旁的藤椅上坐下凝视着一侧的画板,那上面是你刚刚画的一幅素描画,铅笔的排线、素色的黑白灰、撒落画架的铅笔屑、她前倾的眼神......总之,一切在你看来都是那般的自然静谧。这种静谧的自然似乎干净的一塌糊涂,
        也许只需要一声开水壶的咕咕声,就能把你从这种状态叫醒, 回过神来,她会把水杯放在你面前,告诉你小心烫,并且和你谈起,不知道谁家又把垃圾扔在了楼梯口,真是没品!你也许会跟着说了句,就是,娘的,迟早我们一定搬离这个地方,嘿嘿,这种干笑来的这么突兀,连自己都会感到奇怪。键盘上的灰尘是如此的有规则,以至于能让人一眼就能明白自己经常浏览的网页,亦或是聊天所用的那些酸词,杂乱的书除了开始的那个名字外,好像毫无归属感一般摆在我够不着的地方。还有顶上昏黄的灯照着镜子里模糊的你,这种模糊就像梦一样,甚至比梦更像梦,只因你更看不清你。
        也许只需要一次午后阳光的从头到脚,就能让你从此时沉睡下去,闭上双眼,白色的窗纱、鸟儿叫声、蓝天白云、孩子的嬉闹声、素描等等,这一切都会重新上演,演到你每一次的心醉神迷,演到你每一次的流连,每一次的忘记自己。
        忘记了她,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自己。
        当梦成真的时候,此生才有可能不是梦,如果梦总是梦的时候,恐怕会一梦已是百年。
       
                 


                                                                                        同想   敬
                                                                                        2013.1.31

.............................................................................................................胡诌而已. 祝:<<新年好>>!


评论

© 木木 | Powered by LOFTER